Dona

一条咸鱼惹。。。提不起精神

APH一些角色的行为模式与性格塑造方面的个人见解(2)

幽玄之间:

  四、耀哥的“天然呆”
  
  “天然呆”这点真的让我困惑了很久,试图问过日本朋友,他们的回答是“觉得中国人都很不拘小节”。
  
  果然跨文化交际中去理解别国人眼中的本国形象果然很难。身处内部的人会很轻易地分辨出个体差异,然而这一切在外部观察者眼中就会被归结为群体特性。后来慢慢向身边同学收集了一点意见,有了一些关于“天然呆”这一标签的思路。
  
  先说小的例子,从国内初到海外生活的中国人,可能不大熟悉一些社交上的规则,像是一些人有过一面之缘(可能就是开学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但这就已经表示你们是互相认识的,于是打照面时就该互相打招呼或者寒暄一下。然而据反映,很多中国学生可能是没反应过来/脸盲/记不住名字,也可能是没这个习惯,不主动开口打招呼,取而代之的是傻笑或意味不明的眼神交流。可能有些同学在国内就是习惯无视不太熟的人,然而在一些国家即使是不认识的人也要点头致意,更别说是认识的。所以大多数中国人有时基于对社交规则的不适应,流露出的应激反应(茫然/发呆/傻笑/尬聊),大概在他们眼中就是一种“天然呆”了。还有一点是谈话中能否收放自如,之前也有过和刚到英国的学弟学妹吃饭,还约了几个朋友。然后发现他们的确是在谈话中凭借直觉说话,不懂得一个话题谈到怎样的程度是最合适的,在怎样的时机应该断掉。有时说到兴起,很容易忘记自己身处何方。固然诚恳、热情很重要,但给人一种果然对氛围没什么察觉的“天然呆”印象。
  
  还有一个角度要从中国人普遍认同的实用主义出发,或许在我们的价值观中实用主义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在一些外国人很看重的原则性问题上,我们反而不会那么上纲上线,而外国人可能会误解我们没觉察到其中的不对劲,特别是在日本人的价值观里,事前规划很重要,每一个环节步骤的细节都要尽可能考虑清楚,执行起来也要力求滴水不漏。如果任何一个步骤出错,他们可能就会打回重来,然而中国人的处理方法可能就是看看有什么临时补救的方法或者有什么替代的方案。可是日本人大部分会觉得:计划就是这么写的你不能改啊,以及你没请示不能擅自作主啊!还有计划出错要担责任的,应该谢罪才对!所以说到底是脑回路完全不一样。
  
  个人受到的教育皆有不同,但中国人在海外总体还是宽以待人的,在人际交往中往往比较大方。像是一些同学到了国外还是改不过来随口就说请客的毛病,这在中国是为了展现礼貌,但给人的印象就是大方、壕。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没想到我这种曾有轻微社恐症状的也会被称为freehanded,起因就是一位要好的英国朋友借了我50镑说下个星期还,我认为认识那么久了,这点钱当然借。借完后过了一个星期,他没有还,我跟他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我没有问,因为我心想50镑也不算巨款,一般情况下不是特别困难也不会开口借钱,既然他不主动还,那就算了吧。相信很多中国人在对待借小钱这个问题上,都是这种想法。于是过了两个星期,他没还,我也没问,每天依旧正常相处着。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问是不是上上星期借了我50镑,然后还了我。以后每次谈话他都要感叹一下:为什么你被借了钱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提醒我按时还钱?然后就感叹我的心怎么这么大,我也是无话可说。也就是有很多事情,虽然察觉到了,但基于礼貌和委婉,中国人会选择性忽略,觉得无伤大雅。
  
  但是外国人会觉得居然没发现?居然忘了?居然不介意?
  
  凡此种种就构成了“天然呆”的假象。
  
  所以耀哥与其说天然呆,倒不如说是由于大方、耿直而被习惯性误会成“天然呆”。虽然作为拥有五千年底蕴的大国,有种不为人知的敏锐的一面,然而在日常交流中难以发挥(笑)
  
  五、阿尔的“KY”
  
  对于阿尔的特性,本家把握得还是很准确的,毕竟在纽约生活过的人。阿尔家的人平时就是普遍给人的印象就是自信满满、活力四射,说话时音量足、语速快,研究人员在讨论正经话题时,快准狠,给人一种干练的印象。在国际中给世界的印象也是十分强势。毕竟超级大国,这点不需赘述,有兴趣地找具体数据来看,美国到底为什么能被称为超级大国,特别是巅峰时期的美国,光看那些统计图表就能让人心生敬畏。
  
  上一篇的里有人向我说了美国人“KY”的现象,我也深有同感。本家对阿尔的描述比较倾向于蓄意KY,也就是明知通常该如何反应,但他实在太有个性太有表现欲太无所谓了,于是就按照自己的想法KY了起来……
  
  例如,去4chan和Reddit上体验一下,充满了美国人独有的那种无论在什么破事中都能创造出生冷的梗和在旁人看来一点都不有趣的冷笑话……最直观的就是他们对待本该悲伤的事情(恐怖袭击、意外事故等)成年人一般出于教养,就算内心毫无波动也会象征性的来一句“Terrible”!然而很多阿尔家的人会满口胡言各种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开脑洞各种阴谋论、玩梗。有人可能会说爱混新闻版块的网民都是这副德性,但美国的脱口秀、时评、专栏、博客和整个社交网络上都是这种风向。还有一个直观的例子就是美国大选时,整个网络上群魔乱舞。当然我不怀疑他们大部分人还是有认真思考过大选的意义,但是在选举过程中层出不穷的网络暴力、阴谋论、乌龙与反转实在让人咋舌,并不是只有美国一个国家举行全国范围内的大选,但是把大选的娱乐价值发挥到极致的只有美国了……
  
  而在写文时对阿尔这种KY特质的描述,我更加倾向于类似于Geek式的形象塑造,像是Steve Jobs,Lawrence Edward Page,Zuckerberg之类的,执着进取、目空一切的激进与狂热,但并非不懂人情世故或是不擅长与人相处(实际上美国年轻人的社交能力和口头表达等方面的能力,至少在我感觉上平均是强于我国的,至少没碰到过做presentation都要结巴的……)相反可以说是绝顶聪明、观察力敏锐的类型,所以不存在弄巧成拙式的KY。那么我们具体指的应该是建立在绝对自信之上的、对自我和对主导权的一种坚持。内在逻辑就在于:没有必要为了什么去改变自己的步调。而这在十分注重周遭并习惯在各种细节上严于律己的日本人看来,正是货真价实的KY(还是蓄意的)。
  
  六、法叔的“浪漫”
  
  法国可笼统分为两部分“巴黎”与“外省”(东京之于日本,纽约之于美国的分量可能也不及巴黎之于法国)本家虽然在设定上未点明,但法叔光鲜亮丽的打扮、说话中那种不自觉中高傲又自豪的腔调,再加上日本人普遍对巴黎有种情结,很大一部分的塑造可能都基于对巴黎这座城市的一些刻板印象。
  
  全世界人基本上一提起法国就想起巴黎,一想起巴黎就不禁开始在心下感叹“浪漫”!是的,由于法国强大的文化输出,基本上大家都会有这种印象(顺带一提,在大英这边,有条件去法国度个假还是挺常见的,一听说去法国度假,同学老师无不兴致勃勃)
  
  实际如何呢?先说我个人,对法语一窍不通,但有朋友研究法国文学,也认识一些同专业的法国人,只要一有钱、一有时间,我就一定要去法国。没错,我就是这么喜欢法国。巴黎在我眼里很美,是名副其实的浪漫之都。即使那里的人并不是个个都穿的跟时装周走秀一样,即使那里也不可能到处都一派光鲜亮丽。巴黎的确脏乱差,地铁站的墙壁上满是涂鸦和牛皮癣,卖艺的、乞讨的、偷盗的、搭讪的形形色色的人混杂其中,凯旋门广场的草坪上有时会见到狗屎,铁塔附近的街道上也有不少垃圾,服务员对不会说法语的客户态度比较冷淡,警察巡逻时一般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然而真正为了体验巴黎的风情而去,而不是每次直奔老佛爷扫货的人应该还是能感受到:
  
  巴黎整个城市就是艺术。咖啡馆,画廊、书店、CD店、艺术展、沙龙活动、美术馆、博物馆、图书馆……还有在巴黎诞生、风靡的一系列思想文化,我想那么多文学家艺术家钟情巴黎是有原因。
  
  而在这种历史文化以及艺术的熏陶之下成长起来的法国人,至少在我观察和交流的样本里面,并没有各种影视剧包括本家塑造的那种“脱线”的浪漫,本家表现法叔的浪漫时用了比较夸张的手法,也基本上是很多吐槽向节目爱用的手法。像是裸奔调戏妇女各种勾搭等放荡不羁的行为、那种闪瞎人眼让人无法理解的时尚……而我认识的基本都很幽默,但不失礼貌,擅于思辨,甚至相比起大部分英国人来说会更加友善、更加愿意跟你敞开心扉的交谈一些问题。例如我身边同学其实很少主动来问我关于中国的一些问题,即使有什么想解开的误会,却碍于面子而不问出来,但法国人基本上都很耿直,问你们是不是觉得吃狗肉和吃其他动物的肉没有区别?进而和我分享了为什么法国人认为吃狗肉就是和吃鸡鸭羊有区别,包括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也说得头头是道,真心觉得和他们谈话很享受。当然,法国什么人都有,也有没素质的人、爱装逼爱炫耀、爱搞行为艺术的,但整体来说绝不是像本家描写的那么夸张。
  
  在我看来用这种方式来调侃,会使人忽略法国人浪漫的实质在于何处。法国的“浪漫”是那种糅合在骨子里的对文化、艺术的尊敬,对历史的敬慕,对各种思潮的思辨。如果说巴黎铁塔、卢浮宫、凯旋门、蓬皮杜中心之类的还不足以诠释“浪漫”的话,那先贤祠、巴黎公社社员墙、拉雪兹神父公墓等一系列地方都能告诉你,这个国家的人如何对待他们的荣耀、苦难与辉煌。我认识的对法国有恶感的,基本上都是去都没去过、喜欢根据各种段子黑法国的围观群众,而真正生活工作在法国的绝大多数外国人不会否认:法国就是浪漫。
  
  还有一个误区是,法叔这种脱线的形象令人很容易想当然地认为他是战五渣。然而法国军事也好科技也好都不弱,政治影响力也一样,如今基本上是持平大英,碾压德国(所以说现代基本上不存在法国害怕或者讨厌德国,反而法德的合作要比英法间要紧密太多)
  
  所以,法叔实际上是一位内心高傲、充满浪漫情怀、深情而魄力十足的美男子。他的浪漫并不止于华丽的衣装与放浪的行为,而是其背后更厚重、光辉闪耀的部分。

TBC
  
  

评论

热度(706)

  1. Dona幽玄之间 转载了此文字